外交部:中方曾尝试救援越南落水“渔民”被阻/图_大陆_新

2014-07-16 10:13:09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越方船只撞击中方船只

中方打捞越方故意布放的障碍物情况

中方打捞越方故意布放的障碍物情况

中方打捞越方故意布放的障碍物情况

中方打捞越方故意布放的障碍物情况

原标题: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易先良就中建南项目举行吹风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6月13日,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易先良就中建南项目举行吹风会,详细介绍了5月26日的越南船只冲撞中方船只并倾覆事件,当天下午,一条越南的“渔船”强行冲撞981平台警戒区,撞了一条中国渔船以后,侧翻过去了。当时中方在现场有海事救捞船,我们准备施救,但是越南30多条船很快就把这条渔船所在的海域包围起来,中方无法接近。这些“渔民”的称号也要打引号。从这些“渔民”的动作看,他们在简单的协助之下就上到其他船上,这些“渔民”也不一定是渔民。

易先良: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再次与大家见面,正如大家知道的,5月8日我在这儿跟大家做了一个通报,此后欧阳玉靖司长也跟大家做了通报。

今天为什么要再次举行媒体吹风会?我们认为,最近40天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们需要进一步做出澄清。

5月27日,中建南项目第一阶段的作业完成以后,进入了第二阶段,作业的海域还是在中国西沙群岛中建岛的近海。第二阶段作业开始以后,越南方面还是出动了大量船只,包括武装船只对中方的正常作业进行干扰,并且对中方现场的公务船进行冲撞,也包括派出蛙人等水下特工,还在这个海域里面布放了大量的渔网、大型的漂浮物,对航行安全构成威胁。

截至今天中午12点,越方在现场仍然有51条船,越方对中方作业区的冲撞次数累计达到了1547次。对于越方在海上的挑衅行为,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不得不派遣公务船到现场保障作业的安全,来有效维护正常的生产作业秩序和航行安全。

5月2日以来,中方在各个层面同越方进行了30多次沟通,这种沟通每天都在进行。越方的非法干扰仍在继续,并且散布了大量与事实不符的言论,企图制造新的领土争议。

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处在中国政府长期有效的管辖之下,与其他任何国家不存在任何争议。中越之间在南海的确存在较大范围的争议,但不包括西沙。中越在南海的争议围绕的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议和在南海海域的海洋权益主张重叠的争议,其中核心问题是南沙岛礁争议,引起争议的原因是越南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29个岛礁。中方一直反对越方的非法侵占,要求越方从上述侵占的中国岛礁上撤走一切人员和设施。中方维护南沙主权的决心坚定不移。中国希望发展良好的中越关系,但是我们不能够放弃原则,特别是在领土主权这个问题上。中方要求越方尊重中方的主权权力和管辖权,立即停止对中方作业任何形式的干扰,撤走在中建岛南部这个海域所有的船只和人员,使海上尽快恢复安宁。同时,我们必须敦促越南方面停止歪曲和捏造事实,制造所谓西沙争议的言行。中越之间的沟通也是畅通的。中方也将继续同越南方面进行沟通,力争妥善处理当前事态。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越方布放的这种大型渔网对所有航行的船舶都是最危险的。大家都知道,所有的船舶底下都有螺旋桨,一旦搅上这种渔网,对整个船舶将是极大的破坏。

问:中国新闻社。刚才易先良副司长给我们介绍了海上的一些情况,现在还想问一下,现场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另外双方现场现在有多少船只?第二个问题是,有媒体报道说,越南方面宣称,中方在作业海域撞沉了一艘越南渔船,并且阻止越南方面对落水的渔民进行施救,请介绍一下中方了解到的情况。

易先良:目前,越南方面在现场仍然有51艘各类船只对中方进行干扰。

我必须再强调,越南方面的船只是从它的港口行驶了150多海里的航程专门到中方作业的海域来主动进行干扰和破坏的。目前在作业海域,中方的船只数量——包括作业的辅助船和公务船是71艘。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在海上要防止冲撞造成重大损害,这个难度非常大。但是我们目前采取的所有措施都是极为克制的。大家刚才看了视频和图片。越南的行为实际上是在挑战海上的航行自由和安全,不但挑战中国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还挑战了整个国际社会普遍遵循的基本准则,也就是维护和保障航行自由与安全。越方这种危险行为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制止危及海上安全行为议定书》在内的一系列国际法。中方派出一定数量的公务船到现场去维护正常的作业秩序是不得已而为之。中方在现场面临着破坏与反破坏、干扰与反干扰的压力。凡是能够客观公正看待当前局势的,不管是机构还是人士,都能够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就是中方始终保持了高度的克制。

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越方所谓中方撞翻一条越南的渔船、并且阻止越南方面施救,这完全不是事实。实际情况是,5月26日下午,在这个作业海域,一条越南的“渔船”——这个“渔船”是需要打引号的——不顾中方的反复劝阻,强行冲撞981平台警戒区。目前是渔季,中方也有渔船在这个海域作业。它撞了一条中国渔船以后,侧翻过去了。船上的人员很快全部被救了起来。当时中方在现场有海事救捞船,我们准备施救,但是越南30多条船很快就把这条渔船所在的海域包围起来,中方无法接近。这些“渔民”的称号也要打引号。从这些“渔民”的动作看,他们在简单的协助之下就上到其他船上,这些“渔民”也不一定是渔民。越方个别媒体对这个事情的歪曲报道,我的理解是别有用心。必须指出,多年以来,在西沙、南沙海域,中国曾经无数次救助过越南的渔民,越方对我们也表示过感谢。尽管在这个海域我们发生了我们不愿看到的情况,越南做得非常过分,但是对于任何人落水了或者是出现某种程度的海难事故,我们的船只会严格按照国际法和中国国内法的规定采取救助措施,更不可能出现所谓的阻止救助。越方纯属编造谎言、歪曲事实。

问:《人民日报》。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中方强调,西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没有任何争议。但是越方宣称西沙群岛是越南的领土,至少是有争议的。中方如何看待越方的领土野心?第二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在越方声称对西沙群岛主权拥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时,列举了旧金山会议、日内瓦协定、中越两党两国领导人会谈等情况说事,这些证据是否根本站不住脚?

易先良:我想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西沙群岛没有任何争议,这有充分的历史法理依据,不是说你说有争议就有争议。在21世纪的今天,任意主张对他国领土声索的话,那这个世界可能要大乱。你说越方列举所谓的《日内瓦协定》、《旧金山和约》以及1975年中越领导人的会谈说事,这些完全不能证明越方有理由提出这种声索。恰恰相反,它证明了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是毫无争议的。我可以跟你从几个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点,中国人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西沙群岛,中国政府最早对西沙群岛行使管辖和行使主权。早在公元14世纪,中国政府就已经把西沙群岛置于自己的管辖范围,比越南拿出来的所谓17世纪的证据要早700年。

第二点,越南方面还经常讲,在法国殖民时期,法国曾经主张过对西沙的主权,越南对西沙的主张是基于它对殖民政府所拥有权利的继承。这毫无根据。法国承认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1921年8月22日,法国内阁总理兼外长百利安在西沙群岛问题上承认:由于中国政府自1909年已经确立了主权,我们现在对这些岛屿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后来法国政府采取了一些行动,中国政府表示坚决反对,进行了交涉和斗争。这有大量的历史史实来证明。

第三点,根据二战后《开罗宣言》等一系列国际文件的规定,包括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在内的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均应归还中国。越方提到所谓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实际上中国在1951年之前,也就是二战结束以后,就完成了对西沙和南沙群岛这些失地的收复工作。西沙群岛最大的岛礁为何叫永兴岛?就是当时的中国政府在1946年到1948年期间,派出了4条军舰到西沙和南沙去收复这些岛礁,永兴岛的名字就是因永兴舰而命名的。南沙中业岛、太平岛等,都是由当时收复这些岛礁的舰艇或者军官名字命名的。所以何谈1951年《旧金山和约》再来确认所谓的越南在西沙的所谓权力?另外,1951年,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就旧金山会议发表了明确的声明,指出西沙、南沙群岛和东沙、中沙群岛一样是中国领土。越南所谓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异议,这显然也与事实不符。

至于谈到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稍微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该会议的目的是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当时的印度支那问题,会议的议题以及所达成的《日内瓦协定》,跟西沙、南沙群岛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提到西沙和南沙群岛。所以越南方面拿出这么一条毫无关系的所谓依据来主张所谓的权力,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第四点,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越南的官方文件、教科书、地图都明确承认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1958年,当时的越南总理范文同照会周恩来总理,针对中国在1958年9月4日发表的关于领海决定的声明,越方明确承认西沙、南沙都是中国的领土。这里面有一个法律问题。越南提及,说当时只承认中国有12海里的领海,是对中国12海里领海主张的承认和尊重,不包括对领土主权的认可。这显然说不通。因为中国政府当时的声明是对全世界发表的,基于50年代的四个海洋法公约,当时各国都把领海由3海里扩展到12海里,中国根据当时的国际法做了声明,越南照会中方,赞成、尊重中方的声明。这个声明里面的内容非常明确地讲到,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以及其他一些中国的岛礁都享有12海里领海的权力。所以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范文同总理的照会在法律上是绝对不能否定的。不能否定什么?就是不能否定越南政府对中国在西沙、南沙和其他岛礁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承认与尊重。

第五点,越南方面最近突然声称,中国是通过武力占领了西沙群岛,这个与事实不符。1974年1月,中国的西沙守军赶走了入侵西沙群岛珊瑚岛和甘泉岛的南越西贡当局军队。请大家注意三个关键词。第一个,中国西沙的“守军”。什么意思?意思是中方在西沙是有驻军的。第二个,南越的军队侵入了其中“两个”岛。西沙群岛总共有30多个岛礁。第三个,我们的守军“驱离”侵略军。驱离性质是什么?《联合国宪章》规定了对领土受到侵犯时的自卫权。1974年1月发生的事实是,中国的守军驱离了在两个小岛上南越的西贡军人。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这两个岛基本上还属于无人岛,西沙群岛有些岛礁不是特别适合人类居住。当时南越伪军企图偷偷侵占两个岛礁,中方予以驱离。这也就是中国老百姓通常讲到的西沙之战的故事。所以到今天,越南说中国通过武力占领西沙群岛,完全是捏造。

第六点,越南方面声称,根据1975年9月中国领导人和越南领导人在会见时的一段谈话,中方说西沙问题是可以谈的。这个完全是错误的。越南影印的是中国1988年5月13日《人民日报》刊载的一个备忘录。这个备忘录记载很清楚,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方面有充分的材料证明,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个是前提。而越南方面现在却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曲解中国领导人谈话,以此来证明它可以提出对西沙群岛的主权要求。这种说法完全站不住脚。

上述几方面可以看出,西沙毫无争议。

回到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我要强调,根据刚才我给大家介绍的系列证据,西沙群岛没有任何争议,中方不可能就所谓的西沙争议跟任何人进行谈判。借此机会我也必须重申,中越之间的争议重点在南沙,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是越南侵占了中国南沙的29个岛礁,中方从来没有停止过要求越南从中国的岛礁上撤走一切人员和设施,中方维护主权的决心意志和能力不容任何人怀疑。同时我们一直主张,与越南方面通过直接、双边谈判和协商解决南沙争议。

多年以来,我们从中越关系和地区大局出发,对越南在南沙的侵权行动保持了极大克制,如果越南方面想利用中方在南沙争议问题上的克制来炮制西沙争议,我想越南方面的算盘完全打错了。如果越南有这种幻想,那么这种幻想的消极影响和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问:德国《世界报》。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刚才你谈到,中国是被迫派出了一些政府公务船维护这一地区的安全,你能不能具体或者更加直接地向我们介绍一下,中国派出的是哪些类型的船只,现场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第二个问题是有关钻井平台的。我们对于钻井平台的运营或者说作业的状态并不是特别了解。它现在还在作业过程当中吗?中国准备在这个地区持续作业到什么时间?是否有下一个作业地点?

易先良:第一个问题。目前中方在海上的船只有两类,第一类就是作业船只,包括辅助船、运输船、补给船。第二类。就是中国海警的船只。派出中国海警的船只,坦率地讲,我们是不得已而为之,正常的海上商业、开发活动,不应该派出这么多船去从事保安工作。我们在海上有很多平台,我们有些平台,一条护卫船都没有,为什么?因为不需要。除了平台上有作业人员以外,周围没有任何船只和人员。我们被迫派出数十条海警船只,实属无奈,因为我们作业平台时刻面临50多条船的冲击。50多条船从不同方向冲撞过来,作业平台固定不动。请你们相像一下是什么情况?如果我们不派出一定数量,足以保障安全的海警船队,不但合理合法的作业不能进行,平台也将受到巨大的威胁。这个平台的体积非常大,自身没有任何防止破坏和干扰的能力。刚才大家看到,越南方面布放的这些大木头、大渔网,如果接近了平台,就会对平台造成不可想像的破坏。我必须要强调的是,中方所采取的措施是最低限度的,也是最克制的。我个人判断,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做不到这种克制。这种克制是因为基于中越之间的关系,基于我们作为地区主要国家之一,要维护和平稳定,也基于我们中越之间、特别是去年以来在海上的合作势头。我们在保持克制的同时,敦促、要求越南方面立即停止干扰。凡事都有一个头,如果没有头的话,一旦出现严重事态,中方也不得不采取必要的措施,保障我们的作业安全,保障我们的平台和人员安全。我们同越南方面每天都在沟通这件事情,我们希望我们之间的沟通能有一个良好的结果。

问:《中国日报》。根据中方发布的航行公告,有关作业是否将于8月中旬结束?中方对下一步安排有何考虑?

易先良:这一次作业实际上是10年前,也就是2004年以来作业的延续。中国企业2004年就在这个海域进行地质调查,去年进行了两个多月的三维地震作业和井场调查。目前,我们所从事的作业就是去年井场调查以后确立的钻探作业。钻探作业,通常有一个自然常规的执行过程。根据计划,现阶段的作业应该是8月中旬前就结束。至于下一步,我个人的判断是有关企业应该根据他们的技术和商业需求,对这一轮作业进行地质方面的评估,再做出安排。但是,到了7月底、8月初,南海进入了台风季,这个地区作业是比较困难的。所以上回有媒体问我,为什么作业安排在这个时间点进行?因为南海的自然因素,它最佳的作业季节就是3月底、4月初开始,到7月中下旬这个时间段,往前往后气象因素都非常复杂。当然我必须强调,这是企业的技术和商业活动,我想他们应该根据目前的情况,主要是地质方面的评价再来进行判断。

问:法新社。刚才你展示的视频和照片是5月2日拍摄的。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经过了40天才公布这些5月2日的视频和照片?

易先良:中方企业从事的是一个正常的作业,我没有必要去刻意安排任何媒体,任何人或者专业人士把这些东西照下来。你可以看到,我们很多照片和影像拍得很不专业,有些是我们海警或者是作业船上的工作人员用手机拍的。我们一直认为中越之间应该有沟通的方式和手段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争议,没有必要通过媒体去炒作这件事情。但是40天来,越南方面在媒体上进行了大量炒作,还派了大量专业记者到现场去进行拍摄,甚至制造事端,拍摄以后大量放到网上去渲染,这种做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在座的媒体朋友,我们希望你们能够为中越之间通过沟通、协商解决问题提供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我今天再次来向各位媒体朋友做说明,就是要把有些事实真相告诉大家,我并无意炒作这件事情。只有把事实真相说清楚以后,我相信良好的舆论环境才能够建立起来,也才有利于中越之间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协商解决目前所存在的问题。

问:中国新闻社。你刚才谈到中越之间的沟通问题。我最近看到报道,越南消息人士称,5月以来,中方已经多次拒绝越方提出的举行中越领导人通话、越方派特使访华、安排高级别会谈等一系列建议。请问越方的说法是否属实?

易先良:这个说法完全不是事实。5月2日到今天,我们已经沟通过30多次,并且多数的沟通是中方主动提出来的。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持积极和开放立场,这种所谓中方拒绝沟通、拒绝对话的指责,我不知道其用意和目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越方个别人可能在为寻求所谓另外一个途径解决问题创造某种条件。所谓另外一个途径,就是诉讼途径。提起诉讼有一个前提,就是拒绝对话沟通或者是双边沟通手段已经穷尽,因此制造这种谣言或者歪曲事实。如果是为了提起诉讼的话,那我必须讲,这个算盘就更打错了。中方会继续尽最大努力与越方保持沟通,中越之间的问题从来都是通过双边沟通协商,最终寻求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我们有这个信心,我们有这个智慧,我们也有大量成功的经验。

问:中央电视台。有两个问题。中方此次向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散发谴责越南的照会,外交部上周也在官网上公布了谴责越方挑衅的文章,请问中方这两个行动是否是在向国际社会寻求理解和支持?第二个问题,你刚才提到了诉讼。越方称将就中越南海争议问题提交国际仲裁或者国际司法,中方将如何应对?

易先良: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由于越方最近散布了大量不实言论,有些纯属故意歪曲、捏造事实,中方理所当然要通过适当的方式来予以澄清,这就包括我们向有关机构递交说明文件。这个说明文件与我们外交部前几天官方网站所发表的文章是一致的。中国反对将有关问题扩大化、多边化、复杂化的立场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坚持通过双边协商解决问题的立场也没有变化。我们相信国际社会能够坚持正义,客观公正看待有关问题。

关于你提的第二个问题。刚才我实际上已经部分回答了。越方无论针对什么目标或者所谓标的提起诉讼或者仲裁,在法律上都不存在基础。我们有充分的历史依据和法理依据来证明我们的主张,我们的行动是合理合法的。至于越方可能就海域问题、甚至对中国的领土主权提出所谓诉讼,中方绝不接受。我们处理这个问题的立场非常清楚,不接受国际诉讼或者仲裁管辖,这一立场符合国际法规定,也是国际法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中方的权力。目前有34个国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做出了与中方类似或者是相同的声明,也就是说,在领土和海域划界问题上,不接受或者排除国际仲裁或司法管辖。中方和其他相关国家在国际法上享有的这个权力应该得到尊重。强迫一个国家接受国际司法或者仲裁,从国际法理论上讲违背了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也不符合有关国际法实践,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

至于中越之间的争议,我刚才已经讲了,解决中越双方之间的矛盾、分歧、争议,我们有大量的成功经验。这就是通过双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我们通过将近30年的谈判解决了陆地边界问题,经过26年的谈判解决了中越北部湾的划界问题。2011年中越签订了指导解决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定。这个协定明确要求,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的基础上,妥善处理和解决双方海上争议。所以我相信中越之间有耐心、有智慧通过双边渠道来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

问:日本朝日电视台。你说越方撞击中方船只1千多次,那中方公务船主动冲撞多少次?渔船主动冲撞了多少次?还有你刚才视频介绍的KN762是公务船还是渔船?

易先良:我刚才讲到的冲撞,都是越南方面主动发起的,中方被迫进行必要的防卫。你们从有关视频上看到,是越方主动出击,我们作业是固定的,你越方船只往里挤、撞,我们去挡,是我们主动出击还是越方主动进攻?我们是静止的,越方主动跑了150海里过来,不断地从各个方向往里冲。并且,越方不主动冲撞,中方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因为我们需要为作业提供安全的合理范围,你在这个范围之外,我们不会去采取任何行动。但是你要往里冲,我们就必须采取一定的防卫阻挡,你能说是我去撞他吗?

中方今天在作业现场是71条船,30余条海警船,其他的是作业辅助船。你可以想想,我们是71条,对方是51条,我处在这个地方,要为这么一个非常大的作业装置,也就是981平台提供保护,这个难度可想而知。海上是开放的,四个方向都可以过来。所以中方在高度克制的情况下,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无可非议。

问:美联社。越南方面说中方曾经往这个海域派出海军舰艇、战舰,是否属实?

易先良:由于越南方面蛮横无理的干扰迫使我们不得不出动海警船,去采取最低级别、最低限度的防卫行动。但我要奉劝越方,应立即停止一切干扰行动。

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我们注意到越南声称,近期国际社会在多个场合发声支持越南和平解决争端的行动,请问中方是否认为这是越南方面在自行吹嘘?

易先良:我也注意到越方这一表态,坦率地讲,这一表态令我感到很吃惊,它完全背离了事实。首先要看到,对于越南方面所声称的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包括一些他们的领导人支持越方的立场,这些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经进行了澄清。或许你已经注意到,今天新华社有一条消息,联大主席阿什办公室就越南媒体歪曲报道专门进行了澄清。一些国家和组织已经对越南媒体歪曲事实甚至是捏造事实的报道表达了强烈不满。当然也有极个别的国家不顾事实,不顾真相,也不讲法律,出于一己私利,故意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我们敦促这些国家回归理性。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都保持了客观公正立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附和或者是支持越南的无理主张,这是基本事实。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每日推荐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