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恶意欠薪是谁在纵容庇护

2015-07-02 16:39:16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2015年5月18日,一则标题为《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被指恶意欠薪遭员工吕青娥投诉》的投诉帖子炽热网络,百度搜索结果3120个链接,但未见相关政府部门的回应。2015年6月30日,又一则《深圳市为何纵容庇护金顺玻璃钢制品公司恶意欠薪?》帖子出现网络,虽然量少,但帖子内容不容忽视。

  本着核实帖子内容的态度,记者尝试联系了发帖人吕青娥,案件逐渐清楚。

  无赖企业 涉黑老板 涉嫌花钱买人大代表

  发帖人吕青娥(投诉人,讨薪工人,以下简称吕青娥)称:2010年4月1日,我到深圳市金顺模特衣架有限公司做外销业务员,公司因为恶意欠薪被十多个工人起诉至法院,法院对该公司银行帐号执行冻结,该公司的进出口业务受到极大影响,该公司老板林雄武将深圳市金顺模特衣架有限公司全部业务及人员转移到他的另外一个公司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因为我在林雄武的上述两家公司工作非凡卖力,销售量居两公司之首,林雄武认为自己给员工的薪酬(工资、提成和奖金)太高,其又故伎重演,自2012年11月份开始到2014年10月累累恶意拖欠员工薪酬;2014年10月、11月,连续两月我找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和该公司老板林雄武讨薪,林雄武恶言以对,其不但辱骂我,还扬言“老子就是不给你工资,你爱上哪里告就往哪里告,政府和公检法我有的是关系,就算法院判我输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我也会想办法拖死你!”。

  吕青娥对记者说:“老板林雄武是广东省茂名化州市人,林雄武多次跟我提起过他弟弟曾经是黑社会,他自己在茂名的人大代表资格是花钱买来玩的,他在化州的工厂是和茂名市政府高官合伙,他们兄弟俩在茂名红黑白很混得开,尤其是深圳的关系盘根错节。”

  “我长期向深圳市各个政府部门投诉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和林雄武恶意欠薪,均石沉大海。”吕青娥对记者说。

  据查,吕青娥投诉内容基本属实,林雄武确实多次恶意欠薪被诉,林雄武和茂名政府官员来往的确非常活泼和密切;据化州居民反馈,林雄武兄弟确实涉黑。而深圳市各相关政府部门确实至今未有任何答复或处理措施。

  充当法盲 判非所诉

  “2014年11月11日,林雄武忽然提出要跟我签《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这种事在公司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先例,再者我还没有离职,所以拒尽了林雄武的无理要求。遭到我明确拒尽后,林雄武以不签就不给我结算工资和奖金提成为要挟,迫使我于2014年11月17日签下《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林雄武以该保密书扣下我2014年奖金30万元。2014年11月18日,林雄武再次找到我,他对我说公司用不起我了,让我签下他写好并打印出来的《离职申请书》就马上给我结算工资走人;我认为这样的无赖企业和法人一直拖欠着工资还不如拿钱走人另谋生计为妙,遂同意签下该《离职申请书》。谁料,等我签完,林雄武收好《离职申请书》就离开了办公室不见踪影。经多次电话联系林雄武,他声称在外地出差,无法结算工资,他回头让财务给我结算。”吕青娥对记者说。

  据查,2014年11月17日吕青娥与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该协议书述明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暂缓支付吕青娥奖金30万元,期限自2014年11月18日至2015年11月17日;2014年11月21日,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向吕青娥发出“吕青娥工资结算如下”制表,该制表述明截至2014年11月21日吕青娥已领工资253681元并剩余30万元未结,该制表由该公司财务亲笔书写并有该公司公章。证据显示,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确实恶意拖欠吕青娥30万元奖金和结余30万元工资,合计60万元。

  2014年12年18日,吕青娥委托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韦用文、王宜娟两律师向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恶意拖欠吕青娥工资申请;2015年2月2日,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开庭,根据庭审记录显示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老板林雄武承认吕青娥薪酬由工资加提成方式,吕青娥主张的30万元是奖金。谁料,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根本没有审查真实性和证据内容,仅凭庭上嘴皮于2015年2月27日武断下发深福劳人仲案【2015】1号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将白纸黑字60万元胡乱裁决成30万元。

  2015年4月1日,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以“判令原告无需支付被告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1月21日期间的劳动报酬300000元”为由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不审查证据事实,偏信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老板林雄武庭上狡辩,于2015年5月15日签发(2015)深福法民四初字第665号民事判决书,将白纸黑字60万元工人薪酬,判决为“原告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17当前无需支付被告吕青娥300000元”。

  长期维权 渺无音讯

  据查,自2015年2月3日至今,吕青娥通过邮政特快转递EMS向深圳市各相关政府部门投信超过200多封(仅向记者出示快递回执单就逾40多张)。其投信单位涉及深圳市委、深圳市政府、深圳市人大、深圳市政法委、深圳市信访局、深圳市劳动局、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检察院、深圳市中级法院及上述机关单位福田区分支。

  吕青娥告诉记者:“自从没有工作,我生活开销都是靠借钱度日,没有想到改革前沿的深圳,政府部门对维护外来工合法权益如此前沿,如同石层大海”。

  人民来信 政府拒收

  吕青娥向记者展示了多封被深圳政府部门拒尽签收的信件,这些信件都由邮政贴上“改退批条”,甚至都是原封不动退回。

  记者瞧到,吕青娥于2015年6月4日、2015年6月5日、2015年6月12日向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发出EMS快递,被原封不动退回。吕青娥于2015年5月10日向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EMS快递,这封快递不单被原封不动退回,而且快递上标明了退回理由“政府单位拒尽个人邮件”。

  

\

 

  媒体采访 官腔落地有声

  记者分别致电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已经离职职员及在岗职员,他们表示公司确实恶意拖欠吕青娥工资,公司其他职员没有签过《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

  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老板林雄武此前则表示一切按照《离职人员保密协议书》执行,当被问及该协议是否合法时其挂断电话。

  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回应称已经经过仲裁,对仲裁不服可以起诉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当记者问及假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故意违法仲裁导致吕青娥损失重大时法律规定不能起诉仲裁委的情况下吕青娥又应当如何维权时电话被挂断。

  深圳市劳动局表示劳动仲裁委人员属于政府,劳动局没权限监管,有事找政府。

  此前多家媒体向深圳市委宣传部及福田区委宣传部要求核实情况,至今渺无音讯。

  专家、学者点评

  当代商报记者焦永锋认为:“2002年06月24日,《新快报》报道称为切实维护外来工合法权益,深圳市劳动部门设立了多条“维权热线”,天天接到约800个相关咨询或投诉,高峰日达上千个;咨询投诉网络开通后,劳资双方依法处理争议、维权的明显增多,用人单位以违规处理争议的减少了,员工采取过激手段的现象减少了;上述报道内容对照十多年后今天,在吕青娥被恶意欠薪的问题上简直就是深圳劳动局的耻辱。”

  闻名青年作家、记者葛树春表示:人民政府受人民监督,人民的疾苦本应向人民的政府诉说,人民的政府拒尽签收人民的来信,深圳属于首创。来源:消费日报网http://jjlw.xfrb.com.cn/a/20150701161240965914.html

相关热词搜索:深圳市 玻璃钢 恶意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